帝都益林实验中学,是一所初高中联合办学的综合性民办中学,学校的历史并不长久,也就十五年的时间,但却是在这十五年中异军突起,直接赶超帝都许多老牌名校。原因在于这所学校办学硬件之雄厚,以及师资力量之庞大。还有就是开放式的教学环境,良好的学习氛围,以及能够让孩子们完全感受不到学习之痛苦的教学方式。

    学校办学之初名不见经传,虽然打出广告,许多帝都人知道这是一所贵族学校,但并不看好孩子能够在学校中取得好成绩。学校的第一批初高中生源,全都是老牌名校捡剩下的苗子,这些学生的家境殷实,但成绩不尴不尬,被学校打出的名师广告吸引,才前来报名入学。原本家长们也不抱希望,认为孩子在学校中混个三年,能顺利出来有个毕业证书也就算了。反正家里有家底,也不愁孩子将来因为学历找不到工作。但谁曾想三年后,这第一批生源以近乎碾压的成绩登临帝都中高考红榜,直把教育部许多老头子的眼睛给瞪出来。还没等他们相信这所学校的传奇能量,第二批,第三批学生紧接着开始冲刺各大榜首。不论正儿八经的学习排名,还是各大学科竞赛,甚至连体育竞赛的荣耀都被这所学校包揽。于是帝都益林实验中学立刻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黑马名校。

    直到如今,办学十五年来从未有任何负面消息传出,每一届学生都有保持在中高考前几名的记录,其中出来的学生素质极高,让家长们满意至极。现在,家长们是挤破了头,希望把孩子送进益林读书。

    九月中旬的帝都迎来了秋老虎的猛烈攻势,天气反常地攀升到了三十五六度的炙热高温。开学没多久的益林中学里,高二一班的学生们望着骄阳似火的大操场,站在教学楼的阴影里,谁都不愿踏出第一步。

    “啊~~该死的贼老天,热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想上体育课,不如干脆和老谭商量一下,改成室内课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要说你去说,我可不去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谭那个家伙,满脸横肉的,好可怕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生发着牢骚,忽然感受到身边一阵风刮过,一个身影已经冲出了教学楼的阴影,到了阳光底下。那人猛然转过身,黑色俊逸的短发飞扬,蔚蓝的瞳眸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,俊美无匹的脸蛋上有着迷人阳光的笑容,挺拔高挑的身材显得极为好看,若不是那人穿着女生的运动校服,胸部也相当可观,别人定会以为她是一个超级大帅哥。

    之前发牢骚的按两个女生正红着脸看着面前赏心悦目的景象时,就听那黑发蓝眸的帅气女生冲她们身后大喊:

    “喂!小沐!来比赛一百米,若是我赢了,你可得答应给我买个最好性能的硬盘。”

    俩女生回头一看,果然看见一个金色长发披散,面容精致如洋娃娃的女孩站在她们身后。这女孩与那黑发蓝眸的女孩面容非常像,只不过脸上表情迥异,那双漆黑的大眼睛半睁着好似没睡醒,满面的无表情扑克脸状,与黑发蓝眸女生飞扬阳光的灿烂表情大相径庭。显然,她似乎对这场比试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白痴,不比。”果不其然,她晶莹的唇瓣上下微张,便说出了让人大跌眼镜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……”黑发蓝眸的女生气得直咬牙。

    “我说猪头依,我跑不过你,自然不会笨到和你比。”小沐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你好歹智商破表,能不能不要把我当蠢蛋,这样只能显得你很蠢。”

    哇~超毒舌超腹黑,连自己亲姐也不放过。之前那两女生看得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黑发蓝眸的女生一撇嘴,面色阴郁地嘟囔道:

    “切,我的妹妹一点也不可爱。”

    不论高二一班的人怎么挣扎,体育课还是得上,骄阳似火下,也就只有谷天依那个笨蛋会精力充沛地完成八百米地慢跑。这种时候,怎么能不寻找一个借口躲到阴凉处休息?你只需跟那个大马猴(指体育老师老谭)说一句:我姨妈来看我了。那大马猴就会满脸赤红地允许你不去跑步。这一点几乎班里所有女生都知道,但是那个笨蛋却一次也不用。果然是个笨蛋,真不知道为啥老依智商可以破表,本小姐比她聪明的多得多。

    以上为躲在树荫底下,瞪着死鱼眼悠闲地喝着冰镇饮料的谷天沐同学的心理活动,请大家别介意。

    好热,谷天沐抹了一把长发下的汗水,寻了一根皮筋,把长长的金发扎起来。等她扎完了才发现不远处一个男生正满脸通红地瞧着她,见自己发现他了,那男生立马羞涩地扭过头去不敢再看她。谷天沐脸上流露出:“处在发情期的雄性动物好麻烦~”的表情(其实表情毫无变化),默默地无视了那个男生。

    体育课结束,满身汗水的谷天依冲进淋浴间洗澡换衣服,谷天沐嫌麻烦直接回了教室吹空调,虽然她也流了点汗,但其实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等到谷天沐回教室,看到妹妹正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,于是她的抖m体质再次发作,冲过去黏上妹妹找虐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没精打采的小沐根本就没有虐她的心思,只是望眼欲穿地盯着窗外蔚蓝的天空,抱怨道:

    “大姐怎么还不回来啊?”

    谷天依听后倒是不甚在意,没心没肺地说道:

    “老姐不是在毕业旅行吗?听说最近正在中东,貌似遇到了点麻烦,现在正躲在大使馆里。”

    “啊?啥麻烦?”提到老姐的事儿,谷天沐忽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貌似和塔利班分子交战了,她一人干掉了一整个编队,最后遭到全盘追杀,现在在大使馆接受保护。”谷天依哈哈大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老姐的体制果然不同凡响,真是走到哪哪出事,“话说你不是黑了大使馆的电脑系统吧。”谷天沐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被你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。”谷天沐的死鱼眼更加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老妈说今晚她开会会晚回家,老大今晚似乎也要晚回家,让我们自己买菜回家做饭。”谷天依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是那帮子校董事会的老头子?咱们学校已经够好的了,他们还想怎样?老妈这个校长可不是好欺负的。”谷天沐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资本家都是吸血鬼,老妈就是逗他们玩玩,他们哪里斗得过老妈啊,你就别操心了。”谷天依笑道。

    “大大今晚又什么事?她不是一向很清闲吗?”谷天沐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嘛,谁知道呢,老大一向踪迹飘忽,神出鬼没,凭我的本事还查不到她去了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洛妈呢,你总能查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洛妈?不行,她早就学精了,留了两手没教我,我的黑客水平还赶不上她。”谷天依摇头道。

    放学后俩孩子回家,路过菜场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杀得小贩们丢盔卸甲,最终满载而归。谷天依这个数学加黑客天才天生没有做饭的天资,倒是看起来对什么都没兴趣的腹黑小公主谷天沐做得一手好菜。特别是庄天赐最爱吃的红烧肉,她的水平已经超越了老妈庄琳菲。

    谷天沐饭做到一半,庄琳菲回家了,在玄关换鞋进家门,身着纯白套裙的庄琳菲看起来和十六年前没有太多的变化,依旧的漂亮迷人,只是身材丰腴了一点,看起来更成熟了。回到家就看到谷天依正霸占着6o寸的超大屏电视机在打一款格斗游戏,让人眼花缭乱的手速,镇定自若的表情,以及游戏里不时传来的ko的声音。庄琳菲走过去拿起公文包一下子敲到了女儿脑袋上,怒道:

    “不知道去帮你妹啊,就知道打游戏!”

    谷天依丢掉手中的手柄,委屈地嘟起嘴,抱住庄琳菲的腰,可怜兮兮地说道:

    “妈,你知道我是厨房炸弹的,小沐嫌我碍手碍脚,不让我进厨房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知道你可怜,那,你要的硬盘。”庄琳菲从包里取出硬盘给了谷天依,小依双眼立刻放光,抱着庄琳菲直摇,嘴里大喊着“老妈最好了”,如果她有尾巴,此刻一定摇得很欢。

    庄琳菲回房换了居家服出来,进厨房穿围裙,帮谷天沐打下手。

    “妈~”神奇的是,谷天沐见到老妈,那死鱼眼一下子不见了,变成了水汪汪的大眼睛,表情一下子丰富起来,显得特别可爱。见到庄琳菲进来,立刻柔柔地喊道。

    庄琳菲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,道:

    “小丫头,又卖乖,今天是不是又欺负你姐了?”

    小沐吐了吐舌头,心道那该自己的笨蛋,就会打小报告,卑鄙!

    “古灵精怪。”庄琳菲下了个定论,随即笑道:“最新款的泰迪熊已经放到你房里了,以后让着点你二姐,她虽然聪明,但是缺心眼。”

    小沐眼睛一亮,抱住庄琳菲亲了一口,道:“老妈最好了!”

    谷天沐这小丫头,从小古灵精怪,又由于天资聪颖,自小什么东西一学就会,她会的乐器已经多到十种,从钢琴到架子鼓,多种多样,样样精通。且这孩子已经熟练掌握了六门语言,其中不包括母语。谷奕和庄琳菲总感觉这孩子对什么都没兴趣。但这小丫头唯一最着迷的就是泰迪熊,她收集的泰迪熊已经多到需要仓库才能放下了。这还是因为天赐那丫头第一次外出打工赚的钱,给她买的就是一只泰迪熊(虽然是山寨版的)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全家人轮流给她买。没办法,谁让她是最小的小妹呢。不过,这小丫头还有一个最大的弱点,那就是她是绝对典型的姐控,当然控的是大姐。

    晚饭做好,三人等了一会儿谷奕还是没回来的迹象,于是三人决定先吃饭,刚拿起筷子,就听到了玄关开门的声音。庄琳菲放下筷子去迎接谷奕,谷天依和谷天沐依旧坐在餐桌边。庄琳菲这是习惯了,只要她比谷奕早回家,就一定会在谷奕进门的时候去迎接。她们家没这个规矩,这纯属她自己盼“夫”心切。不过在调皮搞怪的孩子眼里,忍不住要吐槽,这个时候老妈为啥不问:

    “回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先吃饭呢?”

    “还是先洗澡呢?”

    “或者是,先~吃~我?”

    噗~每次想到那种画面,沉不住气的谷天依总是要笑喷出来。谷天沐瞪着死鱼眼瞧了她一眼,默默补了一句:原谅她一生放荡不羁笑点低。

    谷奕进门后,惯例性地抱了抱庄琳菲,吻了她一下。然后庄琳菲嗔怪地问道:

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突然,回来这么晚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大丫头的错,害得我一大早坐直升机赶去巴基斯坦去接她,现在才回来。”谷奕笑道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庄琳菲在谷奕身后找了半天,没看见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早溜进去了,就怕你不让她进门。”谷奕笑道。

    谷天沐正准备吃一块红烧肉,筷子刚举到嘴边,忽然一张脸出现,一口吞下了筷子上的红烧肉,满脸享受地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嗯,叹叹的红烧肉,好几个月没吃到了,真是想念呢。”来人舔了舔唇意犹未尽道。金色的中长发披散显得潇洒极了,蔚蓝的大眼睛微微眯起,流露出幸福的光芒,漂亮至极的脸庞简直是谷奕的翻版,这就是今年23岁,警校硕士生毕业的大姐庄天赐。

    “姐!”谷天沐立刻丢了筷子,扑进了庄天赐的怀里,“姐你跑哪里去了,这么久都不回来!”小丫头委屈道,此刻哪有那腹黑小公主的风范,整一个委屈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庄天赐笑眯眯地排着小妹的后背,安抚道:

    “你姐我不是回来了嘛,姐给你带了礼物哦,纯白的泰迪,我可是在巴基斯坦找到的,太罕见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谷天依委屈地嘟着小嘴,吃醋道:

    “姐姐偏心!”

    庄天赐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机器,扔给了谷天依,笑道:

    “没忘了你的,自己拿去研究吧。”

    谷天依接了机器,立刻欢天喜地去研究,早把什么吃醋委屈抛到了脑后,连饭都顾不上吃。

    谷天沐还没抱着姐姐温存够呢,庄琳菲就无情地揪着庄天赐的耳朵,让她罚跪仙人掌道:

    “又闯祸!今晚不准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庄天赐这辈子第一害怕的就是老妈,其次是大大,除此之外她天不怕地不怕。于是在老妈面前,她只能老老实实跪仙人掌。(那玩意儿也能跪?早一下子跪烂了啊喂!)

    谷奕笑眯眯地坐下来吃饭,一点也不理会一旁投来可怜兮兮小眼神的嘟嘟小姐,老神在在地端着碗吃饭。庄琳菲正满脸怒气地吃着饭,忽然犀利的眼神一凛,然后突然来了一句:

    “小沐,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谷天沐试图悄悄递给一旁的庄天赐的碗一抖,差点把饭菜撒了出来。只好默默地收回了碗,一双黑色的大眼睛泪汪汪地看着姐姐,好像在说:“对不起姐,我帮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一分钟后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,好了好了,都过来吃饭吧,嘟嘟知道错了,叮叮你也过来,别只顾着玩。”谷奕这时候适时发话,庄琳菲瞪了她一眼,却没反对,于是一家五口终于围坐在餐桌旁共进晚餐。

    三个小孩老老实实吃饭,心中有了共同的心声:

    “老妈,你最终还是被大大克得死死的啊。”

    番外完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